栉风

【R76】Pride and humility 傲慢与谦卑 13

罗萨太太,世界之宝。🌆

巴巴罗萨:

家暴,HE,OOC,空两行是因为我手机看的舒服




 你最喜欢的太太在愚人节玩笑下面留评怎么办???


 妈的还愚个屁!更新更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前情梗概:


 傻逼前上司又骗了我,搞了一大票还拉我男人下水。How dare you,BITCH?!






13


 


“鱼头蔬菜汤,少盐”。纸片上如此写道,字母飞舞着就像倏忽聚散的长条沙丁鱼。高雅点的说法,莱耶斯觉得世界立刻就会崩塌,上帝死在厨房了;通俗来讲,他喝了这东西跟痛饮硫酸盐没什么区别,横竖一个死。而下一行字写的是“全部喝掉”。




 


 操。他在心里默念道,没敢骂出来。


 




 莱耶斯讨厌海鲜,众所周知。在这种临近海港的地方工作几乎要了他的命。每天每分钟每秒,吸入肺里的氧气都带着海水腥味和湿气,相较之下那些老爷车的汽油味简直就像古龙水。劣质的,他补充道,劣质的。


 




 他的胃没少受罪。自从莫里森“真正”打算原谅他开始,它就饱受摧残。你不能总在圣诞节给安娜添乱,这他妈确实像个好借口。噩梦开始的那天他的金发情人右手握刀,左手拎着只死不瞑目的冷冻鸭,刀刃深深陷进案板。“我能摆平,”杰克说,而且冷静又温和,“滚出去。”


 




 该死他的胃又开始疼了,希望这次止泻药和止痛片能摆平。它们永远是他最坚强的后盾,没有之二。你该怎样委婉劝说情人放弃“做饭”这项伟大事业?——在他撕破面具变成彻头彻尾的实干派之后。这问题或许太难了,从古至今无人能解。那么如何灭掉那群恐怖分子?——把莫里森送进他们的厨房。当晚就能解决全部祸患,连带半个地球,天上见。


 




 餐盒余温尚存,莫里森刚离开不久。这附近有家便利店,老板和莱耶斯很熟,熟到会在金发客人踏进门前收起全部烟草,装出刚好卖完的景象,连女士烟也不剩。这当然不是什么万全之策,没有不透风的墙,久而久之这方法便不管用了。


 




 莫里森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他不知道,现在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加布里尔·莱耶斯,今天死定了。因为杰克回来的时候身上有股淡淡的烟味,虽然更多的是木质古龙水气息。


 




 他也没喝掉蔬菜汤。这次没有。他宁可饿一晚上。


 




“我会毒死你吗,嗯?”


 




 你会。莱耶斯默默地想。眼睛上蒙着自己的领带,软趴趴的紧贴眼皮,制服的扣子开了两三个,由开线声推测可能已经被扯掉了。椅背硌得他脊背生疼。


 




 莫里森的膝盖挤进他腿间,压在坚硬的椅沿上俯下身来吻他。唇齿间似有柠檬汽水的甜味。莱耶斯没多想,他现在很饿,精神和肉体两种意味上的。而且牙齿痒痒。双手无处安放便一手搭在莫里森腰侧,一手扣着他的脑袋回吻。警官先生的吻很细致——鬼知道时间把他变成了什么——舔过上唇,含住下唇,沿脖颈向下……该死,他什么时候把衬衫扯开了。


 


 狭小的空间总是很能惹火,尤其当莱耶斯意识到他还在工作岗位上这一点。他按着他的肩膀,翻身摔进那张单人沙发,然后扯下了眼睛上系得松松散散的领结。莫里森舔唇的动作让他的老二立刻勃起,又硬又疼,期待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温软湿滑的肠道。


 




“没有插入。”莫里森说。


 




 这和剁掉他的兄弟有何区别?


 




 莱耶斯可以忍受该死的海鲜料理。可以忍受莫里森的变相报复。甚至可以允许他往自己脸上吐烟圈。唯独这个,见鬼去吧。


 




 他抓着莫里森的手腕,将它们牢牢按在沙发背上。后者抬脚踹了他一下,不满地挑起眉毛。你该换班了。他说。当事态超出自己控制时莫里森就会找借口转移注意力,莱耶斯十分清楚他的小伎俩。


 




“我今天值夜班。”


 




 莫里森低声咒骂一句,猛地挺起身又被压了回去。“我明天早上有课,今天不行……”


 




“你想让我打你屁股吗?”警官先生心情大好,“给我两小时。”


 




“不行!加布里尔——”


 




“我说可以就可以。主导权在我。”他掐着莫里森的胯骨将他翻过去,“明天我送你去学校。”


 




 该死。莫里森说,侧过头避开有些扎人的吻。明天我的站姿一定很难看。


 




 莱耶斯伸手握住了他的东西。


 




 




 紧急刹车是什么感觉?就像做好意式小牛排结果手边没有黑胡椒,或说是尿意袭来时卫生间排长队。莱耶斯愤恨地一面在莫里森肩膀上留下几个清晰可见的牙印一面重新系好皮带。还差那么一点,差一点就能进去了,结果门外好死不死的有人不停敲门——砸门,更准确些。


 




 他抄起放在写字台上的配枪,甚至拉开了保险栓。希望别是哪个狗娘养的又把马弄丢了。一脚踹开值班亭的破门,然后对上一双深栗色的双眸。


 




“嘿,呃……”


 




 这他妈就尴尬了。十分尴尬。


 




“狸猫”的养女抱膝坐在小台阶上,扭过头来看着他。小脸苍白布满油污,浑身湿漉漉的,眼睛里还噙着泪水。莱耶斯的舌头打结了,硬生生把那句“你爸死了?”咽了回去。


 




“你爸爸呢?”


 




“死了!”女孩说。伸手擦了擦眼角,“他不是我爸,这狗娘养的骗了我!”后面这句近乎竭嘶底里了。


 




 你能想象一个看上去小学未毕业的可怜女孩像泼妇似得破口大骂自己的“养父”吗?莱耶斯能,他面前正上演着一出上世纪早期电影,“豪门恩怨”那种。影院是露天的,观众就他一个,想退票都不行。


 




 莱耶斯想起很久之前在大学时莫里森被夹在两个女生之间,别人吵架,他去劝架,结果进退两难。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不过主角换人了——By the way,《变形金刚》的票房是不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爱莉丝?”


 




 谢天谢地。感谢伟大救世主杰克·Kitchen Terminator·莫里森和他该天杀的职业。那女孩立刻停下抱怨和谩骂涨红了脸。她看着挤开莫里森挤开警官先生,眨巴出几滴可怜的眼泪然后一头栽进他怀里。


 




“嘿。”莱耶斯说。下一句本该是“那是我的位置”然而被一个白眼和一个吐舌头的表情阻止了。


 




 她跟“狸猫”太像了。装无辜这点简直一模一样。


 




“你们……认识?”


 




“她是我班上的学生。失踪快三天了。”莫里森解释道,蹲下身给女孩抹眼泪。“爱莉丝,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些天你都跑哪儿去了?”


 




 女孩只是哭,抽抽噎噎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警官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忘记了什么。


 




“你……不叫莫妮娅?你老爹——”老天,这真的不是在拍《猫鼠游戏》?


 




“爱莉丝”哽咽着给了他确切的答复,在莫里森看不到的地方又一次冲他竖起中指。“他把我丢在礁石上自己开游艇走了,老娘自己游上岸的。”她说,“他明明说过要带我去看海豚!再说一次他不是我爸!”


 




“我知道,小公主。”莱耶斯尽量心平气和地道,“他是你的——”


 




“叔叔。”爱莉丝嘟嚷着,“他是我叔叔。他说要带我去看海豚的。”


 




 除了止泻药和止痛片以外,加布里尔·莱耶斯的药箱里要多一副头痛片了。






·TBC

评论

热度(57)

  1. 叫我_大羽毛巴巴罗萨 转载了此文字
  2. 栉风巴巴罗萨 转载了此文字
    罗萨太太,世界之宝。🌆